JJJessie

人是行走的向日葵,盛开是对理想无尽的仰望。

無所適從

今天從《晉書》讀到一段關於阮籍的紀錄,“時率意獨駕,不由路徑,車跡所窮,輒痛哭而返。”

有次我和他一樣,一個人在黑夜的操場獨單漫步。沒有月亮,沒有星星,就那樣漫無目的地轉。

信仰


感情的包袱越來越重。

那天,我再次和他提出分手。

他沈默。

當晚,他用當當的折扣券,

買了兩套近30本佛經的典籍。

他說:你走之後,我要重新找一個信仰。

朋友的名義

我把重要的秘密告訴了重要的朋友,換來的卻是沈默。

那一刻,我覺得自己失去了她。

下一刻,我發現從未擁有過她。

最悲催的状态莫过于,你我各自奋斗,忘记了同时望去的方向。

对话。


“你是否相信有这样一种默契的存在。身处充满陌生人的空间时,两个气质相似的人,彼此之间有种超越语言的吸引力。两个人没有讲过一句话,却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目光里流转的暖意,遮蔽与大众间的那种深沉的疏离感。”

她吐了一口烟圈,低头淡淡地问道“你确定对方有同样的感觉,而不是因你的喜欢而生发的幻觉?”

“确定。我也说不清楚,感觉却直逼心头。”

“嗯。我相信的。只不过你们终将如黑夜大海上交错的纸舟,方向不同,各自前行。”

“是。我知道。而且我知道走出这个空间我便不再记得起他。只是这种感觉让我难过。”

她指尖的烟结出长长的烟蒂。透过缭绕的烟雾,她看到镜子里的讲话者晶莹的双眼。

生日。

平淡的22岁生日。
祝这一年走的平顺。
愿家人安好,姥姥身体康复。

眼角泪痕未干。

席雪的生日祝福照常发送过来。每年记准我生日的,也就她一个人。因为我们是闺蜜,也因为傻妞的生日就在明天。

启中陪着我。只不过是在遥远的天空下,或许是半睡半醒。能至始至终陪伴自己的,也只有自己。
不敢奢求。

睡前重温了《赎罪》。男主是《成为简奥斯汀》里的汤姆,女主是《傲慢与偏见》里的伊丽莎白。三部都是我的最爱。

大維:

倘若迷路,我願墜入桃花深處(下)


就在一个不经意间
目睹了你的芳华
像晴天起了闪电
击碎了之前所有的美好

我的眼中
从此只有笑意
我的心中
荡漾起了涟漪

只是 只是
我得在你最美的时候离开
纵然有千般不舍
为了那记忆中永恒的瞬间


圖:大維   文:小V

2014年3月拍攝於西藏林芝


Bruce:

“黎耀辉,不如,我们重头来过”

無病呻吟。

我總是高興不起來
被孤單裹挾
你離我太遠
觸不可及

外面洋溢著青春的熱鬧
一個人路過
感受到的除了孤單
想逃離
再無其他

我的青春已到末期
開到茶蘼才牽到你的手

《長生殿》里夢一回
《桃花扇》中歌一曲
這是今天的夜晚

這裡最能使我心安。

生活记忆:

立体花!

希望你会喜欢!

1 / 8

© JJJessie | Powered by LOFTER